风月

米迦是受系列之2

你们想不到的米迦是受系列之红米。。。啊嘞,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冒出来了?

一赖红莲从废墟之中救回一个小鬼,名叫百夜优一郎,明明蠢得要死,口气却大,说出来的话直教人想笑。

那个小鬼经常一开始经常念叨一个名字:“米迦,米迦。”的,时间久了听得人有些烦,对那个名叫米迦的人也没了什么好印象,然而死者为大,一赖红莲并不想午夜梦回的时候有什么不好的东西来扰他清梦,尽管从真书走后,他已经好久都没有睡过安稳觉了。

昨天带回来的那个小鬼又哭了,梦里还是在喊那个名字。

喊的还挺亲的,一赖红莲摸摸鼻子,不知为何有些不是滋味的想。

前几天他去见过他的搭档,竟意外的从他口中听到一个并不陌生的名字:百夜米迦尔。

虽然只是顺口一提,可一赖红莲看的清楚,在喊出米迦名字的时候,那个向来玩世不恭的人的脸上带着一丝男的的认真和类似于执着的东西。

那样的表情,和百夜优一郎在喊着要杀光吸血鬼为米迦报仇的时候一模一样。

一赖红莲不禁有些好奇,这个百夜米迦尔究竟是什么人,有着什么样的魔力,竟让那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怪有了十几岁孩子脸上才会有的表情。

那时候,百叶米伽尔在一赖红莲的脑海中是一个大大的谜,像是隔着薄薄的雾和透透的纱,他能透过别人的只言片语去描画出他的轮廓,却始终只是个轮廓,朦朦胧胧,看不清楚。

他没有把米迦还活着的事情告诉百叶优一郎,没有缘由的,就是不想。

每天晚上,哄着被噩梦吓醒的百夜优一郎,听着他口中有意无意的念这米迦的名字,用最温柔的语调讲述着只属于他们的回忆,甜蜜而温馨。

一赖红莲想,那一刻他是嫉妒的。

尽管被关在吸血鬼的地下城,作为家畜一样的被圈养起来,他们之间还有彼此可以相互依偎相互取暖。

而他明明身在人类的世界,却不得不看着人类被欲望一点点吞噬,为了活下去而不断地去欺骗,去伤害……

他一直是厌恶的,为了活下去,出卖同伴出卖家人什么的。

然而他却又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迫自己去这样做,因为这样做是对的。他对自己这么说。

他曾经在梦里梦到过那个叫百夜米迦尔的人,或许现在已经不能称之为人。

他从他的合作伙伴那里得知,米迦得到了吸血鬼女王克鲁鲁·采佩西的血液,却又因为不想真正沦为吸血鬼而固执的不肯吸食人血。

真是个愚蠢而天真的傻瓜啊!

一赖红莲叹道。

连他都知道,不吸食人血最终会因为暴走而沦落为丑陋不看的鬼,而鬼的道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死亡。

即便是这样,也不肯低头吗?

合作伙伴曾经笑着跟他谈起米迦因为害怕渴血的自己会伤害到人类,所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个人抵抗饥渴而全身颤抖的模样,脆弱而无助,简直让人上瘾。

一赖红莲看着合作伙伴脖子上的齿痕,无所谓的笑笑,并不多说什么。

那个伤痕缘何而来,已经不用怀疑。

“那么他知道,是你给他提供了血液,延缓了他的渴血吗?”一赖红莲问。

合作伙伴摆了摆手,笑道:“啊哈,他怎么可能知道。那时候他可是神志不清,差一点就变成鬼了呢。”

“那你留着这伤痕干什么?是想让谁看到吗?”

“哦呀哦呀,合作伙伴这么聪明,可真是让人伤脑筋呢。”那人扶着额头,勉强做出一个为难的表情,语气却恶劣的很:“你最近问米迦的问题,有些多哦。”

“我关心的只是我们之间的合作,看好你的炽天使,否则我们没有合作下去的必要。”一赖红莲从那人手中抽过资料,转身离开。

背后的人笑声大了起来:“这是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吗?”

已经走到门边的一赖红莲停了一下,然后回头看着那人,无所谓的说道:“随你怎么想。”

那人的眸子却忽然亮了起来,血红血红的,他盯着一赖红莲离开的地方,脸上的笑容绽开的更加惊艳:“我的小米迦,你究竟是有什么魔力,竟然让连见都未曾见过一面的人,都对你产生兴趣了呢?”

“但是没有关系,米迦你只会也只能是我的。”


……………::::


没错设定辣个和费里德会见的人就是咱们的红莲~


评论(6)
热度(85)

码字木毅力的渣渣T_T
求勾搭(*/ω\*)
总受党表示什么攻都木有鸭梨

© 风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