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

桃花劫(郭嘉×周瑜)05

“既然我们都已经相互认识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了吧。”郭嘉笑得一脸狡黠,盯着周瑜亮晶晶有些发红的眼睛问道。

周瑜抬头,瞪着一双兀自含情的桃花眼,紧抿着双唇,却一言不发的看着郭嘉,像是要将他看退似的。

被这样一双似含嗔带怨美目看着,郭嘉只觉得眼前像是炸开一片绚丽夺目的桃花,艳丽无比。心里的某个地方像是被花香迷醉了,真想就此沉沦。

但郭嘉可并没有因此而忽略掉周瑜眼角的湿润,从一开始他便注意到了。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浓密的眼睫上沾染的水汽。

他刚才一个人站在这片林子里,挺直了脊背,悄无声息的,却是在流泪。

“你不想说也没有关系。”郭嘉的声音慵懒中透着一丝难以觉察的温柔,他看着周瑜倔强的迎着自己目光的双眼,抬手,将一直搭在手臂上的披风取下给周瑜披上:“别动。”

郭嘉双手禁锢住周瑜微微挣扎的双肩,他年长周瑜五岁,纵然身子骨补肾强壮,要制服周瑜也还是足够的,更何况周瑜的反抗并没有用尽全力。

郭嘉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站在周瑜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周瑜似怒又似惑的抬着眼睛看着他。

然后蓦地,将他拥入怀中。

双手紧紧的锁住他明显推拒的动作,郭嘉就任由周瑜激烈的反抗,然后雷打不动的继续抱着周瑜,手心在他的背上一下一下的安抚着。

然后周瑜的身子一下子僵硬了起来,推拒的双手愣在空中,对着面前的人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

因为他听到那个抱着他的人,在他耳边轻轻的道了一句:“为什么要一个人哭?”他的音色本是三分放荡七分不羁,此刻却是难得的沉稳。

关心之意溢于言表。

熟悉的话语从不熟悉的人口中说出来。

想到那个再也不可能回来的人,一瞬间,所有的心伤,所有的难过,所有的不舍像是终于找到了出口。

周瑜抬起头,漂亮的桃花眼里已经泛起了蒙蒙的水汽。

泪水在眼底打转,却无论如何都流不下来。

郭嘉看在眼里,一阵酸楚在心中泛滥。

这就是所谓的大家族的悲哀,明明还只是个孩子。

他伸手遮住周瑜那双漂亮的眼睛,另一只手却将周瑜更紧的拥在怀里。

“不要为难自己,这不是你该承受的。”郭嘉叹息道。

然后他感受到了掌心一片湿热,有什么东西顺着周瑜的眼角留了出来,濡湿一片。

那一年周瑜的父亲和叔父周晖因担忧在洛阳的周忠,故而前去探望,却不料,这一去,两人便再也没有回来。

周家虽然家大,却是子息艰难,至周瑜这一代,只余了周晖和周瑜二人,如今却只剩了他一个。

他甚至都顾不上好好的痛苦一场,便要端着一家之主的样子应付、周旋于来往宾朋之间。

他不能让人小看了去!

灵堂上那些个朝他看过来的眼神,或怜悯,或同情,或讥诮、或讽刺,他都一一看在眼中,唯一支撑他的便是那一口气。

他决不能让那些人的低语成为他日后的写照。

再苦再难,周家不能倒!

从父兄亡故消息传来,一直到到父亲收殓下葬,周瑜有条不紊的做着,他的沉着冷静让所有的人刮目相看,他们几乎都忘了,这只是一个十五岁尚未束冠的孩子。

而他也只是个十五岁尚未束冠的孩子。


评论(3)
热度(21)

码字木毅力的渣渣T_T
求勾搭(*/ω\*)
总受党表示什么攻都木有鸭梨

© 风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