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

桃花劫(郭嘉×周瑜)03

郭嘉睡过了头。

起床揉揉有些抽痛的头,郭嘉看着已经上了三竿的日头有些懊恼。

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喝醉了呢?

郭嘉走到窗前,推开窗子。春风夹带着丝丝甜腻的桃花香气飘入鼻内,郭嘉眯了眯眼。

街上人头攒动,簇拥着一顶轿子由远及近的涌过来。

轿顶是由嫩柳枝扎成,上面又插满了艳丽的桃花,轿子四面通透,垂着薄薄的白纱,一个熟悉的身影端坐里面。

此刻那白玉似得小人换了初见时那身飘逸的白衣,穿了件艳红的袍子,越发衬得他脸如冠玉,面若桃花,加上那一双绝色的桃花眼,美目流转间,轻易就将人的魂魄给勾去了。想来长大后不知道要成为多少少女的春闺梦中人,又不知会让多少少女泪断了肠呢。

这样想着,郭嘉心头忽然一跳。

有什么东西如烟花一般刹那间在郭嘉脑海中绽放,转瞬即逝,郭嘉甚至都还来不及去品味,那烟花便已经消散的无影无踪。

当日过了午饭,郭嘉便和店掌柜结了账,又牵着马去城南沽了一壶酒,然后回了颍川。

刚一进颍川,郭嘉连家都未归,便径直去了荀彧府上。

下了马去敲门,却被家仆告知荀彧刚才出去未在家中,郭嘉满腔的兴致登时也灭掉了三分。

不顾那家仆好意的挽留,郭嘉告了辞,牵着马一个人往家里走,心中难免有些怏怏的。

哪成想,刚到家门口就看见前面一袭青衣的荀彧,张口便唤住。

荀彧回头,看着郭嘉腰间挎着的和马背上背着的酒壶酒囊,忍不住摇摇头,却是笑叹一声:“奉孝你啊!”

“我的好文若,什么好事我可都忘不了你呀,快快来陪我尝尝。”郭嘉又从马背上拆下一壶酒,邀功似得给荀彧送过去。

荀彧接过酒,却并不着急饮,看着郭嘉问道:“这次又是哪里的酒惹得奉孝一去半月之久啊。”

郭嘉打开酒壶,猛灌一口酒,对着荀彧嘿嘿一笑,却反问道:“文若不妨猜上一猜。”

“那我可得先尝尝你这是什么酒了。”荀彧一笑,顺着郭嘉跟进了屋。

等进了屋子,取了酒器,又添置了几道佐酒的菜肴,两人相对而坐,郭嘉这才将这次的出行的见闻幽幽的讲了出来。

荀彧听着,到最后才听郭嘉道:“我这次去了舒城。”语气不同于往常的怪异。

荀彧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嘴上却应道:“彧早已经猜出来了。”

郭嘉先是诧异的抬头看了荀彧一眼,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笑了起来:“我倒是忘了。”

说罢郭嘉端着盛满酒的酒樽,绕过桌子就来到了荀彧身旁,一手搭在荀彧肩膀上,侧着脸看着荀彧道:“如果我没记错,文若曾说过,这世上再无比舒城桃花酿的更醇香的桃花酒了,是也不是?”

荀彧不知道郭嘉为什么忽然间提起这个,扭过头来看郭嘉。

郭嘉因为饮了酒,平日里苍白的脸色此时也泛起了浅浅的酡红,荀彧知道,郭嘉已经有些快要醉了。

“你说是便是吧。”荀彧说着放下酒樽就去取郭嘉手中的:“便纵是再好的酒,也该看顾些自己的身子。”语气里是三分抱怨,七分劝解。

郭嘉也不反驳,任由着荀彧将他手中的酒樽夺取,笑得一脸粲然道:“我还记得那时你同我说周家公瑾是个举世无双的妙人我还不信,我只当这天下间当得起无双这二字的除了咱们的文若绝无他人,今日我却是服了。”

“你见着他了?”荀彧的语气依旧淡淡的,忽略这话中的略带的调侃之意,荀彧似乎并不意外郭嘉的惊讶与兴奋。

“荀令留香,周郎顾曲。文若呀,人家小小年纪就已经和你一般有名气啦。你倒是说说看,你妒也不妒?”郭嘉忽然大笑着拍了拍荀彧的肩头,端起酒樽,仰头又灌了两口刚从舒城带回来的桃花酒。

荀彧有些无奈。

他荀彧出名到了郭嘉这里不是这王佐之才,却成了这玩笑般的荀令留香。郭嘉如此通透的一个人,思维却常常是剑走偏锋,令人难以招架。

至于周瑜……

“我自是……”欣慰的。荀彧捧着酒樽低低念道,他垂眸看着微漾的酒液中破碎的月色,不自觉得呢喃出声:“留香、顾曲……”

“你说什么?”郭嘉此时已经微微有了醉意,附耳过来贴着荀彧的脸颊吐字不清的问道。

“奉孝你醉了。”荀彧放下酒樽,抬手就去扶郭嘉,衣袖拂动间,有香风萦绕鼻翼。

当真是不负他留香之名。

 

 

 


评论
热度(18)

码字木毅力的渣渣T_T
求勾搭(*/ω\*)
总受党表示什么攻都木有鸭梨

© 风月 | Powered by LOFTER